运输和梅花

运输和梅花文/首席民工? ? ? ? 日头从村东杨树林露出羞怯的脸庞时,娘正在灶屋里烧着蒸馍锅。娘拉着风箱,呱哒,呱哒,不急不缓节奏分明。红红的火将娘的脸也映的红红的,像村东杨树林那边的日头。? ? ? ? 不知何时熟馍的香味开始在灶屋弥散...